首页 --地情研究->--上海地方志->--1990年第一期->--

上海解放初期的空中设防

2005/12/30 10:12:59

朱秉秀

上海解放初期,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与教唆下,乘我华东地区尚无空军驻防和上海还未专门空中设防之际,凭借其空军兵力的相对优势,利用台湾和沿海舟嵊一带的空军机场,不断从空中对我华东各大中城市特别是上海,进行了轰炸破坏,干扰我战后重建和解放沿海岛屿的步伐,并配合从海上对我的封锁。1949年6月至12月,国民党空军对上海市区的空袭就达40余次,严重地干扰了上海市的经济恢复和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

1950年初,台湾国民党草山军事会议决定,要继续对上海及其他城市的发电厂、码头、仓库、船只、车站、铁路、桥梁等进行广泛轰炸。国民党飞机对上海的空袭特别频繁猖獗,轰炸规模不断升级。其中1月25日中午一次空袭,出动美制空中堡垒B-24重型轰炸机12架以及其他战斗飞机,先后侵入市区上空,以江南造船厂为主要目标,同时沿黄浦江对十六铺、高昌庙、杨树浦、杨家渡等处狂轰烂炸,投掷重磅炸弹52枚,致江南造船厂损失各种舰船18艘,被毁码头1000米;市区小东门、陆家嘴、杨树浦等地400余间民房被毁,炸死炸伤市民370余人,造成江南造船厂一度被迫停产。2月6日12时25分至13时25分,国民党空军从台湾、定海、岱山起飞包括B-24、B—25等14架轰炸机在内的混合机群共20余架,分四批空袭以上海电力公司、沪南及闸北水电公司为主要目标,进行轮番轰炸,共计投弹84枚,各发电厂遭受严重破坏,发电量由15万千瓦骤降至4000千瓦,职工群众伤亡1400余人、毁坏厂房、民房2500余间,致使市区大范围停电,不少工厂企业几乎全部停工,一度市面萧条、物价波动,市总收入减少三分之一。加之潜伏敌特乘机破坏,在人民群众中引起了不安,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上海“二·六”轰炸事件。

中共上海市委和市政府1月下旬至2月中旬连续4次专电中央军委请示加强上海的防空力量,决心尽快粉碎敌人轰炸破坏阴谋,以保证上海的经济恢复和担负的渡海(解放舟山群岛)战备工作的顺利进行。当时,由于大陆解放不久,全国上下正值百废待兴、百业待举之际,中共中央、政务院、中央军委虽然十分关心上海的空中防务,但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上还是一个以单一的陆军为主的武装力量,空军刚刚初建尚无法形成完整的战斗力,按现代防空要求部署上海的空中设防,确非易事,只得量力而行,首先紧急抽调原拟列入保卫首都防空作战序列中的两个高炮团南下上海,担负保卫上海防空作战任务。2月17日两团到达上海,立即纳入淞沪警备司令部的防空序列,从而使上海的地面高炮兵力增加了一倍,初步构成了对敌机的一定威胁,但是,仅靠地面高炮还难以给敌机以致命打击。1950年2月,中苏双方商定,由我国政府聘请、由苏联派空军中将巴基斯基率领一个防空集团来上海协助我军空中设防。

华东军区遵照中央军委关于采取有效措施加强防空的指示精神,决定率先组建上海市防空司令部。

上海防空司令部成立后,立即投入了上海空中设防的各项准备工作,健全各级组织,调整兵力部署,建立空情报知,构通指挥通信,加强防空值班等各项工作全面展开,为迎接苏军防空集团来上海设防,在中共中央华东局、上海市委、市府和华东军区,特别是陈毅同志的亲自关心和直接领导下,成立了工作委员会,郭化若为主任,下设运输、服装、招待、财经、房屋、保卫和机场修建等八个委员会。其中修建机场的任务最为艰巨,一个月的时间需完成三个机场(江湾、大场、龙华)的整修,以供防空集团航空兵使用。紧急动员了军工民工22万3千人,调用运输车辆1200余台,日夜突击抢修。3月14日,龙华机场场道修建工程即将竣工时,敌混合编队共26架各型飞机突然临空,投弹194枚,有的还是有延时装置的定时炸弹,致17人伤亡,尤其是修好的场道又遭破坏。但在军民共同努力下,终于在防空集团进驻前,3个军用机场的抢修任务胜利完成,按时迎来了防空集团的一批又一批的上海领空的保卫者。

巴基斯基空军防空集团是以驻苏联国内的空军部队和原驻大连的空军部队组成,编配两个驱逐机团,一个混合航空兵团,1个探照灯团,1个对空情报雷达营。巴基斯基中将率指挥班子于3月9日抵沪向陈毅司令员报到,整个空地转场得到了周总理和滕代远同志的亲自安排,保证了各个梯队自3月10日至27日全部顺利到达上海。巴部这次调动采取了临战非常措施,空中梯队随时作好战斗准备,地面梯队则要求随到随展开随参战。所以,3月13日第一批驱逐机到达徐州时,突然遇国民党飞机P-51空袭,巴部立即迎战,当即将其击落,次日国民党空军又派经改装的B-25飞机临空侦察查明情况,巴部又起飞予以迎头痛击,将其击伤后,再迫使其降落在徐州东大湖车站附近,除击毙1名射击员外,敌空军分队长孙希文上尉以及6名机上空勤人员全被俘获。3月20日驱逐机团的先遣队刚到上海,立即接受了作战任务,3月23日国民党飞机企图入侵上海肆虐,巴部迅即出动,将正在轰炸扫射的敌P-51击落,首战告捷,旗开得胜,从而在台湾空军中引起了恐慌和震惊。

4月1日,上海防空司令部在苏联防空军顾问的指导下,于淮海中路1189号建立起了我军第一个要地防空合成指挥所。至此,上海终于完成了有诸军兵种参加的现代化要地防空配系——空中设防。

巴基斯基防空集团在执行保卫上海的防空作战任务中,英勇顽强,战绩显赫,4月2日、28日两次空战就干脆利索地击落了4架敌机,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飞机空袭上海的嚣张气焰,迫使敌一改以白天活动为主的袭扰方式,转而寄希望于夜间偷袭。5月11日夜9时国民党飞机B—24二批2架,携带重磅炸弹妄图乘黑夜轰炸上海,顷刻之间,驻上海的防空部队全部进入了一等战斗准备,当第一架敌机刚进入探照灯照射区域,即被精确照中和不间断的跟踪,夜间作战飞机和地面高射炮紧密协同配合,交替对敌射击,瞬间敌重轰炸机B—24随着炮弹的曳光变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飘忽而下,坠落于浦东塘桥的田野中,随着未及投掷的炸弹一起,机上国民党空军第八大队的大队长和作战课长等统统碎尸万段。另一架B—24闻风丧胆,惊恐万状,未达上海即仓促投下炸弹,调头向台湾狼狈逃窜。

上海空中设防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先后连续击落敌各型飞机6架后,即彻底制止了国民党军来自空中对上海的轰炸破坏,致使敌我空中斗争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草山会议”决定的阴谋遂告破产。这时,台湾当局不得不取“避免深入”的方针,并明确规定了空军主力应置于防守,攻势要暂停,活动需减少,从此,上海人民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经济建设迅速恢复,社会秩序更加安定,5月中旬起的日发电量超过了11万千瓦,纱厂的纱锭恢复到100万以上,市场一片欣欣向荣。

1950年8月,上海防空部队在苏军防空集团的大力支持和热情帮助下基本上已能掌握多种防空兵器的操纵和使用,特别是年青的人民空军的迅速成长,使我军单独执行保卫上海防空作战任务的条件渐趋成熟。同时,敌机的活动也随着我反轰炸的胜利,而改取以滨海侦巡为主,已无力构成对我更大的空中威胁。这时,经中苏双方研究,一致认为,巴基斯基防空集团已圆满地完成了上海空中设防的任务,此后上海的防空将由华东军区空军兼上海防空司令部全面负责,巴部可分批离沪回国归建。为感谢苏军防空集团对上海空中设防所作出的贡献。为表彰在空战中取得连续击落8架敌机的重大胜利,朱德总司令代表我国政府签发了向防空集团的苏军同志颁发的有关证书,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向防空集团全体指战员颁发了特制的“上海防空纪念章”。

1950年10月27日,空军驻上海第4混战旅驱逐机第10团奉命北上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华东军区空军根据中央军委空军指示,于11月25日在龙华机场组建空军驱逐第2旅(12月改称师),下辖驱逐第1l团和14团(12月改称第4团和6团),分别驻江湾、虹桥机场,与防空高射炮、探照灯和雷达部队共同担负上海要地的防空作战任务。

在保卫上海要地防空作战中,空军这个航空兵师曾屡建战功,自1952年至1957年间,连续在海上低空击落击伤国民党飞机6架,另迫敌坠海1架,创造了空军防空作战击落敌机的最高记录。

1967年9月8日,保卫上海要地防空作战的地空导弹第14营,使用全部国产兵器首次击落美制国民党U-2飞机,迫使敌高空侦察机U-2在国民党空军中消声匿迹。

(作者单位为驻沪空军修志办公室)

当前访问量: 总访问量: